大疆收购哈苏:「深陷谷底」与「被困山顶」的互助

可悲的是,在竞争面前,“哈苏(HASSELBLAD)”这一高端品牌和奢侈情怀并不能让其避免被“收购”的命运。

大疆收购哈苏

根据外媒Luminous Landscape报道,遇到资金问题的哈苏向风投公司寻求帮助无果后转向大疆,获得了大疆的支持,现已由原先哈苏的小股东变成了大股东。

做无人机的大疆收购了做相机的哈苏,网友纷纷调侃:“哈苏这是要上天啊?”

“跌入谷底”的哈苏

说到上天,“哈苏”这一源自瑞典的相机品牌,本就是靠航拍起家。早在二战期间,创始人维多克·哈苏就开始为瑞典空军陆军提供用于侦查的相机,而到1948年,哈苏才正式进入民用摄影行业推出相机。

大疆收购哈苏

后来哈苏相机凭借精良的造工,可靠的设计,不折衷的画质,成为了光学相机的先驱,得到了美国NASA的关注,并于1969年七月拍摄了人类首次登月的照片,从此名声大噪。

与徕卡主打全画幅相机不同,哈苏主要经营的是更大的中画幅相机。得益于数十年在相机行业深厚的品牌积淀,哈苏500系列和H5D系列,在摄影界不仅是高端、专业的代名词,单台价格甚至高达数万美元,堪称相机界的“贵族”。

哈苏看似风光的背后,却被资金紧缺的问题缠身,2015年10月,就有“哈苏将出售给飞思(Phase One)的传闻。然而最终哈苏选择了向其伸出援手的大疆,正式与其建立合作关系,推出了面向专业测绘的航拍套装。

究竟是什么原因让哈苏最终要面临被收购的命运呢?

技术的保守

相比飞思,哈苏这两年并未推出有明显技术进步的相机产品。面对一众后起之秀,相机的连拍以及高速快门性能已经不存在优势,最新推出的几款相机更是直接采用了索尼的CMOS。若不是情怀与设计撑场,恐怕哈苏连“啃老本”,依靠产能有限的抗色差、抗色散、抗畸变镜片勉强维持的机会都没了。

市场的收缩

由于中画幅相机拥有比全画幅更大的感光元件,能够记录更多的图像信息,让相机的分辨率达到更高的层次。不过,更大的感光元件也带来了更高的生产成本、更笨重的机身。

哈苏经典

所以,中画幅相机多用于商业照片的拍摄场景中。这个市场虽然需求稳定,买家不差钱,但缺点在于市场规模小,极易饱和。目前主营中幅相机的企业仅剩哈苏、飞思、富士等厂商,而禄莱、玛米亚、宾得已经破产或被收购。

而对于需要长期携带相机拍摄的新闻从业者与摄影爱好者来说,虽然中画幅可以拍得更好,但远不如全画幅灵活轻巧。

  • 策略的偏激

面对销量不佳,哈苏却没有把心思放在技术研发之上,反而看重了那些把“哈苏相机”视为奢侈品的暴发户,走上了生产“马甲”相机的套路。

然而历史(诺基亚)向我们证明:打算“换壳卖大钞”的,最后都死了……

凭借着“哈苏”的品牌,用别的品牌机型稍微改变一下外观,价格却贵上不少。不仅为“哈苏”品牌招来一片恶评,更让哈苏连续三年卫冕“年度最差相机”称号:

哈苏经典

哈苏Stellar

2013年,哈苏推出Stellar,这款相机跟索尼RX100只有外观上略显不同,换了个颜色再加上一个木制的手柄,但是价格却贵了一万多,被戏称为贵族版。
2014年,哈苏在NEX-7的土豪版Lunar之上,还发布了更贵的特别贺农历新年版,圈钱意图不言而喻。
2015年,哈苏Lusso故技重施,与索尼的相机非常相似,仅仅是外观有细微的不同,价格却贵上不少,再次收获骂声一片。

毕竟消费者也不傻,“换个壳多要10000块,总让人觉得你是个骗子”。

在名誉受损之后,哈苏CEO表示未来不再会生产”马甲“相机,将会致力于开拓新的市场。于是我们就看到了2015年末哈苏与大疆联袂推出无人机的桥段。

“站在山顶”的大疆

另一方面,作为收购者的大疆,占据着无人机市场超过50%的市场份额以及逾9成的销售额,可以说是当之无愧的“龙头老大”。

然而这个乘站在无人机行业的顶峰的“老大”,环顾四周时,瞬间傻眼了……

我们站在山顶,却发现无路可走。

大疆无人机

根据市场调研机构IDC的数据显示,2016年航拍无人机市场大约仅有40万,而在消费级航拍无人机市场,受众所是一群“动手能力强、不差钱”的科技宅,这类市场不仅小众,且这些人完全拥有DIY无人机的能力,加上国内政策法规正在建立中,消费级市场稳定性极差。

而另一方面,在企业级市场,由于无人机时用目的明确,管理制度相对健全,航拍无人机有着更好的市场前景,无论在直播、电影拍摄,或是农业、林业、地质勘探、城市巡逻,都有稳定而广阔的市场。

这就要求大疆从“无人机公司”向“影像公司”转化,但光学成像系统的积累不是一朝一夕可以完成,亟需“哈苏”这一老牌相机厂商提供技术背书。所以在哈苏遭遇经济困难时,大疆果断伸出“援手”,多了个战略伙伴,他好我也好。

“无路可走”之间的互助

无论对于哈苏,还是对于大疆,这笔“买品牌,送专利”的交易都是稳赚不赔的。

大疆收购哈苏,可以获得来自哈苏的大量专利,更能获得强大的品牌背书,提高自身在企业市场的竞争力以及溢价能力。更助力大疆向“影视公司”转型,在视频制作领域大显身手。

哈苏相机

而哈苏与大疆合作,不仅避免了倒闭的惨象,还可以继去年9月MOTO Z手机的哈苏“摩眼”拍照模块后,进一步提高品牌的曝光率。

2016年,徕卡授权华为推出了搭载徕卡镜头的华为P9与Mate9智能手机,借助华为手机的千万级销量,徕卡成功“上位”,在2016年相机品牌关注度中一路杀进前5名。

而更高的品牌曝光量,也给哈苏带来了新的机遇,让哈苏可以稍微“放低姿态”,走“轻奢”路线(虽然你我还是未必买得起)。正好可以迎着“消费升级”的风口,满足有钱人急需利用“奢侈品”来区分阶层的需要。

哈苏和大疆这两个“无路可走”的人,通过“收购”走到了一起,虽然哈苏也许不再是情怀的象征,但在这一来一去之后,双方的路都更加宽阔,皆大欢喜,总比倒闭了好。

本文来自知乎专栏新熵,感兴趣的朋友可以去知乎关注。

未经允许不得转载:下一个 » 大疆收购哈苏:「深陷谷底」与「被困山顶」的互助

赞 (0) 打赏

评论

8+2=

觉得文章有用就打赏一下文章作者

支付宝扫一扫打赏

微信扫一扫打赏